北京一城中村:工厂众多房租自制,打工者为何攒不住钱?

北京一城中村:工厂众多房租自制打工者为何攒不住钱?

其实在我去过的不少城中村里偶然也会见到类似的情况特别是那些远离市中心富贵地段的地方不少人被眼前的荒芜和低廉麻醉逐渐丧失了拼搏不休的斗志任凭自己消沉下去。如果你生活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也会像他们那样在清贫的清闲中徐徐消沉呢?

西芦城村是北京大兴区黄村镇西北部一个典型的城中村听说这里早在汉朝时候就开始有人类聚集生活。虽然远离北京市中心甚至位于五环外六环内但如今的西芦城村却俨然一副城中村的架势陌头林立的小吃名店、稍显杂乱的居住情况以及外地打工人聚集的场景让这座不算城中村的地方显示出一派城中村特有的情形。

其实生活在西芦城村的打工者是幸运的这里没有北京市区高昂的生活成本却有城中村特有的便利事情条件。一间民房革新而成的出租屋月租不外千元以内但围绕该村的工业企业就有45家之多想找一份补助生活所用的事情很是容易。然而让许多人意想不到的是西芦城村许多打工者虽坐拥如此好的条件却总苦于攒不到钱。

我们在刚刚结业的时候都市畅想几年后自己会是怎么样的未来这种畅想险些不带有任何社会熏陶过的痕迹因此显得特别纯粹但也有些幼稚。不管是想要创业当老板年入百万还是找份安宁的事情娶妻生子所有最初的梦想都市随着时间的流逝和阅历的增长而逐渐偏向。北京有一城中村同样承载过几多人纯粹的梦想却也有几多这样的梦想在这里泯灭。

靳哥老家在甘肃省一个名叫石节子村的地方他在西芦城村已经生活了好几年提到这座五环外六环内的城中村他的形貌充斥着无奈。西芦城村的村民险些都不种地而是将属于自己的宅子支解租出去一家民宅能租给3到4个打工者。同住一家的几个打工者日常声响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晤面总免不了一番尴尬。

诉苦了生活情况靳哥直言:西芦城村是最能消弭打工者意志的地方因为这里较差的生活情况也意味着相当低的生活成本而围绕四周的巨细工厂又是不错的来钱之处。一些打工者习惯了一种“干一歇三”的生活意思就是做一份日结的事情就能支撑三五天的生活所需等到钱花完了再出去打工。这些人攒不住钱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而最让靳哥无奈的其实是在西芦城村使用茅厕的问题。按理说一个村子里能有8座公共茅厕早就宽裕了但西芦城村的公共茅厕却远远超出使用负荷经常脏得无处下脚。为了缓解这种压力村民们就在房前盖了间私人茅厕但因为这些茅厕属于半公共性质的就会泛起一些“尴尬的邂逅”这也让不少人诟病不已。

Tagged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